[香山评论] 3万餐费16年不还 多少公信力受损
2019-11-28

    “食堂关门都16年了,但当初乡政府吃饭挂账的3万元餐费还是没给我,不知道催要到什么时候。”提起被洛川县杨舒乡政府(2015年改为杨舒便民服务中心)拖欠餐费一事,66岁的万三锁心力交瘁,“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要回来?”  2000年,洛川县杨舒乡界村村民万三锁,本想着开个饭馆能挣点钱,让一家人的日子好过点,岂料两年后,因为乡政府在饭馆吃喝欠款太多而无力再继续经营。  3万元吃喝欠账,对一个乡政府来说,根本不算多;对一个小饭馆来说,却是足以使自己垮塌的巨石。16年的时间,无论对乡政府还是对饭馆经营者,都是很长的时间。每一笔吃喝拖欠款的背后,都记录着一些官员的觥筹交错、迎来送往,也记录着饭馆经营者的辛酸与无奈。  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这些吃喝欠账,乡政府本该早就解决处理掉。一则,在吃喝发生后,乡政府应及时作报销处理,避免发生拖欠问题。二则,“新官需理旧账”,新官理旧账,把前任欠下的吃喝账还了,是该尽的责任。  在16年时间里,洛川县杨舒乡应该换了好几任乡领导。饭馆经营者万三锁遇到的情况却是,时任乡领导,吃了喝了,拍拍屁股走人,把吃喝欠账丢给了后任。后任乡领导可能认为反正不是自己造成的,对吃喝欠账问题置之不理,致使“旧账”越来越旧,成为拖欠长达16年的陈年老帐。  乡镇干部在老百姓(603883,股吧)开的饭馆里吃吃喝喝,打“白条”消费,是拿政府脸面做吃喝“抵押”,仗恃的是政府的权威。吃喝账长期不兑现,损害群众利益,透支的是政府的公信力,极大地降低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。  在深入推行“八项规定”和反“四风”的今天,政府部门官员在地方饭馆搞公款迎来送往、胡吃海喝的现象大大减少,“白条”消费受到了极大遏制。但是,对于那些陈年旧账,有关政府要站在维护公信力、树立良好形象的高度,尽快、彻底地进行理清和解决,不能让饭馆经营者的“讨债难”反复上演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 HN666)